乔安本来就是一个不太会说话的人,为了凑出这短短几句婉言谢绝的措辞,简直绞尽脑汁,比学习深奥的法术更费劲。他之所以拒绝莉雅楠的祝福,除了刚才那些顾虑,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因素是他曾听康蒂说起过妖精一族种种诡异的做派和风俗,担心莉雅楠所谓的“祝福”背后暗藏诅咒——康蒂曾不止一次向他强调,越是表面看来美丽温柔的女妖精,越有可能耍这种“笑里藏刀”的阴险手段,一定要多加防备!

乔安觉得自己的答复无可指摘,然而不知为何,莉雅楠却像是受到了严重的冒犯,当即沉下脸色,丢下电光刃,话也不说一句就转身走进树林。

乔安呆呆望着妖精女士迅速远去的窈窕背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怀疑自己多半是说错了话,却不明白究竟错在哪里。每当这种时候他就深深羡慕那些口才出众、擅长沟通的人,如果自己也有罗杰·丁道尔那样善于随机应变的沟通能力,总不至于明明已经把人得罪了还满头雾水,莫名其妙。

目送莉雅楠负气离去,乔安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回到黑马驹身旁,爱抚着马儿柔顺的鬃毛想,还是我的马儿好,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更不会动不动就摆脸色,难怪书上说“与人相处越久就越喜欢动物”……

抬头看了一眼西斜的日头,一天的光阴转眼过半,乔安还没有完成预定的行程,只得收起杂念跳上马背,趁着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多赶一程。

乔安骑马穿过莉雅楠隐居的树林,总算又回到依芬河畔,追随河流一路东行,临到黄昏时进入一座峡谷。滔滔河水冲击着峡谷两岸的岩石,泛起雪白的泡沫。

峡谷中的地势落差很大,河水从高处涌来,恍若千军万马奔腾,挟雷霆万钧之势冲下山崖,直落百尺,伴随隆隆轰鸣砸向悬崖下方的水面,激起壮观的浪花。

乔安牵着马在遍布乱石的山道上小心翼翼地兜了一大圈,总算由山崖一侧绕下来。瀑布下方的谷地弥漫水汽,乔安沿着河岸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前行,感觉像是穿行在迷雾当中,不得不加倍小心,唯恐失足跌进水中。

就这样摸索着走出大约半里路,前方突然传来清脆悦耳的歌声,似乎是一位少女正在河中吟唱。

乔安诧异地朝歌声传来的方向望过去,透过迷蒙的水雾,隐约可见一条的倩影背对河岸,腰部以下浸入河面,正在自得其乐的洗澡哼唱。

乔安停下脚步,脑海中闪出各种念头。他首先想到的是吟游诗人谱写的那些传奇诗篇。故事中的英雄人物独自在深山中旅行,假使途中经过与世隔绝的溪流或者湖泊,总会有一位美丽的姑娘正在水中沐浴,而诗篇中的主角也总会悄悄藏起姑娘的衣裙,使她无法变成天鹅或是仙鹤飞走,进而发生一段罗曼蒂克的故事……

乔安从来没把这种传说当过真,而当传说中的情景出现在他的面前,此刻在他心中激起的也不是,而是警惕与不安。

单眼皮美丽花下女孩两片薄薄嘴唇甜美俏皮写真

在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鬼地方,哪会有什么正经姑娘独自沐浴?仿佛专程在这里等待路人窥视似的,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不走心的陷阱吗?

乔安不想招惹那位在水潭中唱歌洗澡的神秘女郎,然而这里是他前往莱顿港的必经之路,只能硬着头皮牵马前行,保持着目不斜视的姿态,指望与那神秘女郎井水不犯河水,她洗她的澡,我走我的路,谁也别招惹谁。

可惜事与愿违,乔安走出不远就听见身旁水潭中传来惊呼声。那个刚刚还在欢快歌唱的女人仿佛受到惊吓,以精灵语发出急切的呼救声。

乔安不想管闲事,然而无法遏制的好奇心却促使他向水潭那边瞟了一眼,透过薄雾看见一位的少女正慌慌张张地朝岸边游来,湿润的肌肤白嫩滑腻,泛起瓷器般的柔和光泽,漆黑长发遮住隆起的胸部,发鬓露出精灵标志性的尖耳朵,清秀的脸庞满是恐惧,划水的同时还不住回头张望。

她在逃避什么?

乔安很自然的心生疑问。目光越过精灵少女望向她身后,水潭对面的草丛剧烈晃动,一条粗如水桶的蟒蛇昂首吐信,碧绿眼眸如同两团幽幽鬼火,不怀好意的注视着水中少女,突然向前一窜滑入水潭,娴熟的扭动身躯游得飞快,迅速朝精灵少女迫近过来。

精灵少女吓得失声尖叫,似乎突然看见河畔的乔安,连忙向他投来哀求的眼神,以精灵语高呼“救命”。发觉乔安牵着马继续前行,对她的呼救充耳不闻,精灵少女赶紧又换了一副腔调,改用通用语呼喊救命。

乔安的脚步微微迟疑,然而一想到精灵少女身上的诸多疑点,特别是想到昨天救下小矮妖之后的遭遇,他的心肠又硬起来,一语不发快步前行。

精灵少女此时已经游到距离岸边,奇怪的是她并不急于上岸,抬起清秀的脸庞,向乔安的背影投去怨毒的目光,轻启朱唇吟咏咒,透过视线将一束青色魔力射向乔安。

乔安在赶路的同时也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听见身后传来富有韵律的吟唱声,立刻意识到那个女人正在施法,而且是一个他非常熟悉、非常恶毒的法术——魅惑人类!

就在成为那精灵少女施法目标的同一时间,乔安感到颈后微微震颤,便把斗篷兜帽拂向身后。颈后那颗眼球自动张开,冷冷凝视水中少女,驱散她释放出的魅惑法术。

乔安对这一状况并不意外。

表面上看起来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少年,其实身体构造与人类并不完相同,当他睁开颈后那颗眼球,激活自己体内沉睡的“异怪”血脉力量,“魅惑人类”这种仅仅针对人类和类人生物——比如地精、兽人、蜥蜴人等等——的法术就无法对他产生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