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善意的拜访,余常信自然不会拒绝,他对那通报的人说道:“把他带到会客厅,我等会过去。”

片刻之后余常信来到会客厅,那铁剑门门主靳林津看到余常信便是客气的打招呼。

“余门主,咱们是邻居,一直没有来拜访,今天来的不算唐突吧。”铁剑门门主靳林津笑呵呵的说道。

余常信连忙说道:“靳门主大驾光临,我自然是欢迎。”

“余门主,你们常信门的声势现在是越来越大了,看起来志向不小,能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呀。”那靳门主开门见山,很快便问到正题。

听了这话,余常信总算明白了靳门主的意思,他是来探听自己有没有入侵的打算,看自己的态度。

余常信连忙说道:“这是让众人觉得有些可笑的,那可是让人感觉有些奇怪的。”

余常信很快对他说道:“我们没有称霸的打算,不会主动去侵略任何人。我们要让这个世界充满爱和希望,创建一个人人都可以有尊严生活的时代,那才是真正伟大的事业。”

那铁剑门门主很快说道:“你说的这种话我是第一次听,究竟是怎样的意思呢?”

余常信很快说道:“夫爱人者,人心从而爱之;利人者,人亦从向利之。”

余常信很向往墨子所说的世界,墨子所设想的理想社会便是这样,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天下人都是相亲与相爱。

墨子认为圣人治天下,首先在于祭嗣为何春秋无义战,战国乱悠悠,六国不相爱,人类的自私自利的心,产生了人类发展史上一系列悲剧与肮脏,墨子提出兼相爱,广施其通,但天下人却以为理想终归是理想,但墨子却不以为然,他在《兼爱》上、中、下三篇以正反对照,“别士”与“兼士”,但都以严密的逻辑推理完成了兼爱是可以完成的。

小圆脸美女丛林深处为诶高清写真

墨子还引用了许多古代圣王兼爱的例子,如成汤为民求雨以身牺牲之类,说明兼爱并不是不能实行。

这是社会的事,所有的理想社会必须最终以人为本,但却会有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纷。教育,不仅仅要有专业知识谋福于社会,也应有一颗兼爱的心。

这样的思想,在今日看起来或许再平常不过,但请注意,在两千多年前上至周天子下至士人,皆以世袭为基本的情况下提出黎民百姓若可为天子则选为天子,若可为官长则选为官长,天下大事,皆以选贤而为。

这在当时无疑是令人震惊,而离经叛道的不偏党父兄,不偏党富贵,只要是贤人就应推举。

高予之爵,重予之重,任之以事,断予之令,以其事成也。

如此超前的思想,即使放在晚清时的维新变法运动,恐怕也很少有能及墨子的。也正因为如此,墨子被称为反对周天子的一代任侠。只按照自己的为天下事,像李白那狂歌痛饮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不为沽名钓誉,不为汉史青书,只为自己的心作主。所以说墨子是一名侠客。

其实自西周开始,就确定下来一个组织严密的血缘社会,一切社会地位上下尊卑,社会关系等等都为血缘纽带所系。

一个人的生活可以说完离不开血缘所确定的位置,儒家就是在这种血脉伦常里诞生。但是随着春秋以来的血缘关系纽带的崩解,一些游离在血缘社会之外的人士自我定位就出现了问题。

一方面,他们中的有些直接失去血缘纽带,有些因为血缘淡薄失去了与大宗族之间的联系。人是不可能脱离社会关系而生存的,失去了血缘的关系这群人自发的聚集在一起。

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不能是血缘上的亲人之爱,这种新的社会关系需要的是新的定位。因而出现了后世江湖义气的平等关系的原型,“江湖儿女”之间自然不适合君臣父子那些条条框框。

“兼爱”是被社会所孤立的人的选择,显然和实际意义上的家庭的消失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在此做出说明。

但道家很明显更贴合实际,能够平等地爱天下百姓的,只有圣人,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儒家的仁爱,按照血缘亲疏自然就得出了政治等级,形成完备的政治体系。但是墨家做不到,兼爱违反了人性。同时兼爱在理论上完推翻了三代的政治体系,但又建立不出新的政治架构,难以成为统治者利用的工具,势必被统治者所遗弃。

我们从墨家学说核心的兼爱非攻说起。墨家从兼爱的理想出发,希望实现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的社会。从而在现实中实践非攻的信条,用一切手段反对侵略战争,这本质是没错的,也合乎逻辑。

但墨家的问题就在于,在他们的实践中,非攻这一信条在一定程度上被狭隘化了。从兼爱的角度出发,非攻应该绝不只限于反对侵略战争,而应该扩大化到反对,乃至用武力对抗一切社会上的,侵略性的不公正现象,实践普遍的社会正义。

考虑到墨家在当时拥有的强悍武力,这种对抗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但在历史上,从孟胜等人的表现来看,他们更多地是实践军事上的或外交上的非攻防守,反对侵略。

我们很少能看到墨家在社会层面上的非攻,主持正义的表现。这就使墨家所能获得的支持主要局限在各国君主而不是民众上。

虽然墨家主张的政策同样能获得民众的支持,但墨家并不能更深入地和民众结合起来,这是只有社会层面上的非攻才能做到的。

这个问题在墨家主张的经济政策上也有体现,墨家的节用节葬基本概括了其经济政策,但这只是针对贵族和统治阶级的。

对于民众,墨家除了呼吁统治者减少浪费,减少战争以缓解他们的负担以外,并无更多更好的策略来改善他们的生活。

事实上,这一点也是比较可惜的地方。墨家本应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墨家在数学、物理和工程技术等方面的积累完可以用到水利工程建设、农用和工用器械改良等方面,乃至进一步转化成一种以提高生产力,提高人民生活为核心的政治理念,作为对节用节葬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