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八百里荒河界成为了大家都要争夺的战略要地,地一这样的强者都是出现在了前线,要不了多久, 更多的强者也是会出现在八百里荒河界,要是不尽快将其击退的话,八百里荒河界也将守不住,到时候战争会朝着人类修炼者这边蔓延,到时候波及到的也就不是那一千多座城市了,而是更加广袤的大陆。当初的西南大陆,不过是姬无弃、无火修罗以及古原几人进行了一场大战,就将西南大陆变得十分贫瘠,若是最后的决战被推到大陆上人类城市密集的地方,那整个大陆将会变成之前的西南大陆,而已经有所恢复的西南大陆将会成为所有人都争夺的地方。

朱族刚刚开始在西南大陆有所作为,朱族刚刚开始执掌西南大陆,朱啸在不久前回到西南大陆,更是出手宣示了朱族在西南大陆的绝对霸主地位。这时候若是大陆上的实力争相进入西南大陆,那朱族的基础将会荡然无存,而且,朱族根本也就没有实力跟这些大的势力相竞争。朱族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朱啸需要为朱族扫清一切的障碍。

显然,现在几乎席卷整个大陆的大战决战地将会影响到朱族,而朱啸一定要将决战地推到八百里荒河界的对岸,到时候,对于大陆影响将会少很多,而朱啸也可以趁机扶持朱族,让朱族在西南大陆有坚固的根基,到时候哪怕是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所有的压力现在都转到了朱啸的身上,不过同样面对着这样压力的还有战家和各大势力,他们原是想要借助万劫谷这个跳板,在西南大陆建立自己的势力,也好有一个退路,然而朱啸在万劫谷一闹,将所有势力的努力都摧毁,各大势力只得退回到大陆上,如此一来,这一场大战他们也是不得不背水一战,要是一败涂地,那很多势力将会灰飞烟灭,哪怕是强如战家这样的存在也是会遭受到灭顶之灾。

所有人类自私自利在大战之中表现得一览无余,谁都想要将对方推到前面去送死,在对战争深恶痛绝的同时也是希望借助战争来解决掉一些平时不好解决的麻烦,战隐想要乘机把北家推到死路上,龙一更是老早就将凤凰一族带去进攻麒麟一族。朱啸对这些事情倒也是不甚在意,只要不影响到大局。

可,倘若北家的北天野和北天狂两人被灭,那朱啸这边真正强大的存在也就会少两位,到时候再想对付姬无弃就会变得复杂很多,若是有着这些强者的存在,到时候朱啸完全可以不用出手,可这些强者都陨落的话,到时候朱啸就不得不出手,那强大的姬无弃是朱啸遇到过的最为强大的敌人,朱啸可是不想正面与之一战,就算是不得不与之一战,朱啸也希望可以在姬无弃先斩杀了北天野等几人之后,那时候朱啸再出手将会有着十足的把握。

朱啸思索了许久,对于这些事情也是没有很好的办法,现在朱啸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而就在朱啸有些烦躁的时候,北天野却是走到了朱啸的小院之中,与北天野两人对坐,北天野叹道:“真是没有想到呀,不过是短短时间,大陆居然发生这等剧变。若是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当初我们也是不应该想要将四大凶兽的气焰完全灭掉,也是不至于会三大家族同时更换家主。”

这一场大战,还没有开始打,其实最后的胜利果实归属就已经明了了,这一场大战,北家将会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朱啸当然看得清楚这些,不过却也是笑道:“哈哈哈,北天野前辈为何会有此一叹?要知道当初你们盘算三大家族同时更换家族家主,为的就是引诱四大凶兽出手,现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你们的构想发展,却也只是剩下最后一击了。不管怎么样,最后人类修炼者获胜,也是三大家族携手所致,对于三大家族来说,到时候声势必将更上一层楼。”

北天野苦笑两声,不过北天野毕竟是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了,倒也是显得十分镇定,与朱啸说道:“深渊之主,当初要不是你带领深渊重新出现在大陆上,这场战争也不会被推后到现在,若那时候贸然开战,我们只会败得一塌糊涂。现在因为你深渊之主的加入与谋划,最终胜算会大很多,不过,你也应该很清楚,我北家将会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这一场战争,我北家不仅仅会接连失败,到最后恐怕是连血脉都保不住。说到底,还是当初我太过于心灰意冷,对于家族事务疏于管理。北秋洋的家人受到了排挤,甚至于遭到了毒手,北秋洋年幼时已然是心生杀意,之后北秋洋为了家族家主之位,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家族中最好的苗子也是因此而陨落。在北秋洋心狠手辣的屠戮之后,家族也是没有人敢多说什么,而很多北家的人认为北秋洋性格坚毅,适合成为北家家主。若是一开始剪除北秋洋的人手,到最后事情也是不至于会一发不可收拾,当我真的意识到事情已经无法收拾的时候,其实北秋洋已经掌控了一切,我与之摊牌,说到底也只是向她妥协罢了。”

北天野突然说到这些事情,朱啸眉头微皱,待得北天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空隙,朱啸说道:“北天野前辈,这是你北家的事情,与我谈及,怕是有些不妥吧?”

北天野摇摇头,不过还是十分镇定地说道:“深渊之主,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告诉你这些的真意。你也无需担心,我将这些告诉你,无非也是有求于你罢了。唉,北秋洋执掌北家,若是北家可以稳固实力,待得这一场大战之后,给北秋洋以尊位,让北秋洋将家族交到一个合适的人手里,这也不失为一种妥善的办法,只是,北秋洋显然不满足这样的安排,直接与战隐开始联合起来,想要更进一步掌控北家,甚至于不惜将北家推到死路上。长此以往,恐怕大量的北家族人将会被灭杀,尤其是现在大陆大战肆虐,要让一些北家的族人去送死,那更是易如反掌。我见到深渊之主雷霆之怒,而最后却也是没有动手,我就知道深渊之主定然是和战隐有所图谋,而我北家显然将会是牺牲品。”

北天野果然是北天野,对许多事情都看得很准,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只是察觉到了朱啸和战隐的神色,居然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得清楚,但是,这些事情朱啸自然是不会承认,朱啸笑笑,说道:“北天野前辈,此事只怕是你多虑了……”

晴空下戴帽子女生白皙水嫩阳光下写真

北天野当即打断了朱啸的话,抢先说道:“深渊之主,你听我说完,哪怕是战隐真的要将我北家推到死地,我北家也是无话可说,毕竟是遭遇到了大陆大战,我北家曾经为这个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家族之一,曾经掌控的资源无数,为了人类修炼者出些力也不是不可以,哪怕是很多族人都牺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是让我北家血脉就此断绝,我北天野无论如何都是不认可的。我北天野曾经是这个大陆最为强大的存在,哪怕是我北天野带领北家加入到姬无弃那边,也是可以保住血脉,哪怕是最后大战真的是你们胜利了,我也有办法保住北家血脉。”

“北天野前辈,这样的想法,我战隐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不仅仅是没有必要,最好是永远都不要有!”战隐人未到,但是声音先传了进来,话音落下,战隐和北秋洋两人一同走了进来。战隐脸上带着笑意,而北秋洋的神色则是有些不好看,看得出来,北秋洋只怕是听到了之前北天野所说的话。不过,北天野毕竟是北天野,是那个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的北天野此时却也是神色如常。战隐和北秋洋坐下之后,战隐微笑道:“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在这里喝茶,大家也都是经历过太多生死大战的存在,何不直接喝酒呢?我战家四周雷电密布,有着紫春酿,着实是烈酒。”

战隐说着,从纳戒之中拿出来了三坛酒,放到了桌上,自己拿起一坛,畅饮了一口,朱啸见状,也是拿起一坛,饮了一口。此刻气氛异常怪异,朱啸率先开口,说道:“战隐,你们二人为何会此刻前来?此番不会是为了北秋洋小姐威胁我族人之事,两人一同前来找我麻烦吧?”

“哈哈哈,此事都已经过去了,也就无需多言。本就是无心之失,何必耿耿于怀呢?”战隐没有自己提及北家的事情,而是微笑道,“大陆局势复杂,谁都不知道最后走向如何,我战隐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贪杯畅饮,一醉方休。局势纷繁,却是麻烦!”